域名: www.eastoline.com E-meil:学生作文zhycetwx@163.com 文学创作:yangshich@163.com
香港挂牌彩图于颖新 于立极 凡 夫 王一梅 王 位 王晋康 王泉根 王定海 王树槐 王鸽华 毛云尔 邓宏顺 北 董 潘与庆 皮朝辉 安 宁 汤 汤 伍 剑 艾 禺 刘清山 刘育贤 刘 俊 闫耀明 刘乃亭 刘兴诗 刘慈欣 刘正权 刘 北 任大星 米吉卡 佟希仁 李建树 李学斌 李志伟 李丽萍 李 铭 李维明 李仁惠 李利芳 李少白 汤素兰 吴牧铃 吴礼鑫 陆 梅 冰 夫 肖显志 陈国华 陈 静 陈志泽 邱 勋 宗介华 余 雷 吴佳骏 陈琪敬 金 本 金 波 周 锐 苗 欣 周学军 鱼在洋 周蓬桦 周晓波 杨向红 杨庭安 杨 鹏 郑 重 郑允钦 郑 军 林文宝 范晓波 屈子娟 卓列兵 饶 远 贺晓彤 何腾江 洪善新 洪 烛 经绍珍 张广钧 张一成 张希玉 张怀帆 郝天晓 杨福久 倪树根 凌鼎年 高巧林 高恩道 钱欣葆 爱 薇 龚房芳 徐 玲 野 军 黄春华 黄 山 戚万凯 湘 女 程逸汝 彭绪洛 谢 华 谢华良 谢倩霓 谢 璞 谢 鑫 谢乐军 曾维惠 窦 晶 鲁 冰 舒辉波 斯多林 蒲华清 翟英琴 崔合美 梁小平 樊发稼 薛卫民 薛 涛 魏 斌
    首 页   视 频   讯 息   儿童小说   科幻小说   童 话    故 事   幼儿文学  寓 言    散 文
    诗 歌   赢在起点  作品导读  作家文集   版主作品   自由写吧   作 文   精彩回放  报 纸    空 间       
目 录
热点推荐
童 话
儿童小说
科幻小说
小裙子的旧手机
作者:刘青鹏     来源:香港挂牌彩图    点击数:
  小裙子有一台旧手机,黑色的,小小的屏幕能发出淡淡的蓝色光芒,键盘上的数字很大也很显眼,但因为用得久了,白色的数字掉了漆,像小字本上那些被擦了又擦的错别字。即使在偏僻的山里,这样印着奇怪标签的手机也是非常落伍的。同学们常常拿出屏幕大大的,没有任何按键的手机在她面前显摆,成片成片艳丽颜色比家里的挂历还耀眼。小裙子有时也会心动,悄悄把自己的手机放在口袋里,然后瞪大眼睛看看那些还挂着露珠的漂亮花儿。但看归看,最喜欢的,依旧是自己口袋里这台老旧的手机。
  
  因为,手机是爸爸送给小裙子的。
  
  在她九岁生日那天,爸爸抱着廋廋的她,用满是胡茬的下巴在她脸上蹭了又蹭,亲了又亲,山里带着水汽的风儿吹抚在小裙子蜡黄的小脸蛋上,竟然唤出了红红的潮,镶嵌着胡茬印子,像地里还没长熟的西红柿。
  
  “爸爸最疼小裙子!”爸爸说,从内衣口袋里掏出了这台旧手机,仿佛握着沉甸甸的稻穗,“爸爸这台手机送给你!今后用它跟爸爸联系。”
  
  双手还紧紧抱着爸爸颈项的小裙子抬起头,怔怔地看着他,小心翼翼问:“你要去哪儿?”
  
  “去南方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,在那里爸爸可以赚钱,有了钱,就给小裙子买新衣服,买更好的药。”
  
  “不!”小裙子哽咽起来,“我不要手机,不要新衣服,我要爸爸天天陪着我!”
  
  “傻孩子。”爸爸轻轻把小裙子放下来,将手机塞在了她皱巴巴的口袋里,顿了顿,又扯了一束门边的大红野花,插在小裙子亮晶晶的发箍上。他笑了笑,从衣兜里拿出香烟,轻轻点上,然后漠然地靠在吱吱摇晃的木门边。吞云吐雾中,笑容渐渐凝固成了泪花,一点一点,像被打碎的玻璃渣子——他矍铄的身子骨被秋日的朝阳一照,顿时化成了一根黝黑的影子,影子细细长长,一直长到了客厅的神龛上,把早退了金漆的“福”字遮挡得严严实实。
  
  爸爸终究还是走了。
  
  小裙子整日将手机带在身边,下课时看看,放学时看看,挑水时看看,帮奶奶喂猪时也看看。可是,手机一直都没有欢快的响起过,它静静地闭着眼睛,像一只冬眠的青蛙。奶奶说,不是爸爸不想你,也许是电话费太贵了,一次要好几块钱,爸爸舍不得。也许是山里的信号不好,爸爸打了电话但没有打通。
  
  “那哪里信号会好一些呢?”小裙子举着手机,仰着头转了一圈又一圈,满怀期待的看着左上角时有时无的小线。
  
  奶奶笑呵呵地看着她,想了想说:“村口的大马路信号好!爸爸在家的时候,我看见他经常在那里打电话。”
  
  于是小裙子每天多了一项任务,夕阳西下的时候,她靠在村口马路边那颗歪脖子枣树旁,捧着手机,将铃音放到最大,《我想有个家》这首歌便像袅袅炊烟般一遍一遍冉冉响起,迎着金灿灿的霞光,融入山顶、融入屋檐、融入南方的高楼大厦。
  
  大雪封山的时候,终于过年了。奶奶的蒸笼里放着很多菜,馋得小裙子直流口水。但还不能吃,奶奶说,爸爸今晚一定会打电话来,她要陪小裙子一起去村口的马路上等。果真,在家家户户放响大红鞭炮那一刻,手机屏幕上的蓝色光芒开始欢快地闪烁,像一朵绚丽的喇叭花。奶奶拿着手机,颤微微这里点点那里点点,终于按通接听健,她双手捧着,像抱着刚出生的婴儿一样,让手机紧紧依偎在自己耳边。小裙子就这么幸福地看着奶奶,看着她嘴里呼出的白气,看着她眼角流出的泪花,看着手机听筒里断断续续传来的爸爸的样子。
  
  “来!小裙子,到你了!爸爸要和你说话!”奶奶把手机从耳边移了下来,轻轻交到小裙子冰凉的手上。
  
  几乎是迫不及待的,小裙子对着手机喊:“爸爸!爸爸!我想你!”
  
  “我也想你!爸爸最疼小裙子了!”手机里传来了熟悉亲切的声音,“过年了,小裙子又大了一岁!在家要听奶奶的话,认真学习,按时服药!等爸爸赚够了钱,就回来陪你。”
  
  “我会的!我会的!”小裙子尽管已经泪流满面,但声音却显得非常平静,她不想远方的爸爸担心:“期末考试我得了双百分,老师可喜欢我了。我还帮奶奶喂猪,割大白菜,好多事我都会做了。就是,有时候会想爸爸,想听到爸爸的声音……”
  
  手机里一阵沉默,许久过后爸爸才说:“小裙子最乖了,爸爸很开心。其实我也一直想你们,好几次打电话想问问你和奶奶的情况,可是山里信号不好,一直没有打通。这样吧,以后你可以发短信给爸爸,短信便宜,一毛一条。”
  
  “嗯!嗯!”小裙子点点头,她看见奶奶已经开始着急地比划,知道话费太贵,不能打太久。于是,她对着电话挥挥手,说:“爸爸放心,我和奶奶很好。今天就说道这里吧!祝爸爸春节愉快!”
  
  “小裙子春节愉快!”
  
  听筒只剩下嘟嘟的声音,小裙子依然舍不得放下,她挽着奶奶,像只可爱的小兔子,踩着“嘟嘟”的点儿,在雪地里留下一行兴奋的脚印——脚印深深浅浅,沿着热闹的灯光,一直回到了家。
  
  过了冬,山里春天如期而至。小裙子最忙的时候也到了,家里多了几头小猪,她天不亮就要起来割猪草,扮猪食,看着它们争先恐后吃完后,就要背起书包赶去上学。下午放学了,她跟着奶奶到地里,翻土,施肥,播种,常常要忙到天黑。她很久没有去村口公路等爸爸的电话了,但《我想有个家》这首歌经常会在手机里响起,一听到那婉转的旋律,小裙子便感到浑身都是力气,仿佛圈里小猪们已经长大,仿佛地里庄家已经开花,仿佛屋后那些刚长出尖尖的笋儿已经抽出绿芽,仿佛,爸爸一直就在身边……
  
  春雨淅沥沥的夜晚,小裙子老毛病又犯了,头疼得厉害,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。于是,她轻轻爬起来,头枕在窗边,拿起手机,决定给爸爸发一条短信。
  
  “爸爸,你最近好吗?春天来了,小裙子很忙了,所以一直没有跟你联系。我跟奶奶都很好,家里的猪和地里的庄稼也都在快乐的长大,请你放心。过完了年,小裙子长大了一岁,长高了,长胖了,也越来越想爸爸了!爸爸,你什么时候能回家呢?”
  
  写着写着,小裙子的眼泪就流了下来,沿着脸颊滴在蓝色的屏幕和闪烁的数字键上,那啪嗒啪嗒的声音,格外像屋外的春雨。小裙子想了想,还是把后面两句删除了,嘴角滑过一丝浅浅的笑意,写下了这么一段话:过完了年,小裙子长大了一岁,长高了,长胖了,身体也好了很多。爸爸在那边,也要跟小裙子一样长高长胖哦!
  
  爸爸的回复是第三天才收到的,他在短信里说:好的!家里平安我就放心了。
  
  小裙子将这句话读了一遍又一遍,她甚至抄在语文书上,给老师看,给同学看,给村里的大黄狗看,给池塘里的鸭子看……
  
  夏天来了,山里一如既往的热。小裙子穿着薄薄的衣服,口袋里已经放不下手机。它从家里找了根没用的麻绳,学着奶奶的样子穿针引线,很快就为手机做了个漂亮的挂绳,绳子纤细,挂在脖子上哐啷哐啷响,像大水牛身上的铃铛。
  
  白天,小裙子就挂着手机去山里砍柴,去河边洗衣服,特意将铃音调到很小很小,《我想有个家》轻轻响起时,她便能跟着旋律哼唱,那婉转、低呤的曲调很快飞过了郁郁葱葱的大山,飞过了翻着白浪的小河,更飞过了千里万里的公路和铁路,变成了远方城市里一片树荫,为爸爸遮挡毒辣的太阳。
  
  晚上,小裙子把手机从脖子上取下,擦干净上面留下的汗渍,然后安静地依偎在陪奶奶身旁。奶奶摇着蒲扇,在青蛙和蛐蛐们的聒噪下,一遍又一遍跟她讲爸爸小时候是多么懂事,妈妈离家出走前是多么漂亮,直到长叹一声,挂着眼泪沉沉睡去。小裙子躺在地上,璀璨的星空里,她看见月儿蒙上了一层白纱,云儿悄悄隆起了崖——明天应该会下雨了,给爸爸发条短信吧!
  
  “爸爸,山里今年很热,你那儿热吗?小裙子期末考试又考了双百分,奶奶身体也不错,家里一切都好好的。奶奶要我告诉你,家里寄的钱够用,让你自己多留点,多吃些肉,别把身体搞垮了。对了,奶奶说妈妈长得很漂亮,是不是?”
  
  秋天,天气渐渐转凉了,对于山里人来说,这个季节是一年里最开心的时刻。地里的庄稼变得金黄,树上的果实变得丰满,大家都忙着收割和采摘,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丰收的喜悦。小裙子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,夏天发的短信,爸爸一直没有回,奶奶染了一次风寒,腿脚越来越不方便了。要不是老师组织班上的同学帮助她收割了地里的庄稼,她都不知怎么办才好。她恨自己长得太慢了,好多事情都做不了,她恨自己病老是不好,头疼得整晚整晚睡不着。
  
  这天傍晚,秋雨在一声闷雷过后倾盆而下,天空像涂了一层厚厚的墨汁,压得大地似乎要透不过气来。
  
  “好多年的秋天没有下如此大雨了。”奶奶摇着头,一边自言自语,一边木然地纳着鞋底。小裙子正在写作业,听到奶奶的感叹,似懂非懂点点头,正想答话,却被屋后猪圈传来的一阵嘈杂嘶鸣给打断了。祖孙俩都吓了一跳,家里养的猪已经出栏,猪圈应该是空的,突然传来这么清脆的响声,莫非是山里野兽闯了进来吗?他俩赶紧丢掉手中的活计,跑到屋后一看,一头带着大红花的母猪正在四处乱拱呢!
  
  奶奶很诧异,扯住小裙子叫她别动,自个儿小心翼翼趴在围栏仔细端详。半晌过后,奶奶嘴张得大大的,惊讶地说:“怪事!怪事!活了大半辈子,第一次看到这样的事!”
  
  “怎么了,奶奶?”小裙子好奇地问。
  
  “这是隔壁村那头老母猪!我认得!”奶奶指着四处乱拱的大母猪说,“瞧见它屁股上的斑纹没有?我们家喂的那两头猪也有!”
  
  “这是,这是猪妈妈?”小裙子很快反应过来,瞪大眼睛问。
  
  “是的!母猪找猪仔呢!真是怪事,这,这是头神猪吗……”奶奶因为惊吓过度,话都说不利索了,“这事,这事,我得报告村长,让他们送母猪回去。小裙子,你在家等我,我去去就来。”
  
  说完,她朝母猪拜了两拜,转身取了雨具,急匆匆走了出去。小裙子倒是没这么紧张,笑眯眯盯着母猪头上的红花看,心里想,这漂亮的花儿哪儿来的呢?是不是一直戴在身上?或者,是哪位好心人给它挂上的?
  
  “叮……”正想着,一直握在手上的手机突然响了一声,小裙子低头一看,一条短信图标出现在屏幕上。她哆嗦着,快速按动数字键——果真是爸爸发来的短信:“小裙子,今天是你的生日!爸爸很想你,等下给你打电话!”
  
  哎呀!小裙子猛然想起,今天真是自己十岁生日!所有人都忘记了,但最亲切的爸爸永远记得!她心中一阵悸动,把手机塞进裤兜,三步并成两步朝屋外跑!虽然家里唯一一套雨具奶奶拿走了,但再大的风雨也挡不住她……
  
  跑到村口马路那颗歪脖子树下时,小裙子浑身已经湿透,但心里却异常温暖。她听见冰冷的雨滴打在光秃秃的树枝上噼里啪啦直响,像过年时家家户户放响了大红鞭炮。她看见手机蓝色光芒欢快地点亮,爸爸和妈妈正笑眯眯地走来,手里拿着漂亮的衣服和崭新的书包。
  
  黑夜,雨渐渐停了,孤零零斜躺在马路上的手机终于响了起来,歌声很响很响,婉转的旋律盖过了乡村的寂静,盖过了远处星星点点的灯光:
  
  我想要有个家
  
  一个不需要华丽的地方
  
  在我疲倦的时候
  
  我会想到它
  
  虽然我不曾有温暖的家
  
  但是我一样渐渐的长大
  
  只要心中充满爱
  
  就会被关怀
  
  无法理怨谁
  
  一切只能靠自己
  
  我想要有个家
  
  ……
  • 上一篇文章:

  • 下一篇文章: 没有了
  •  欢迎点评:
      网友评论:(只显示最新19条。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,与本站立场无关!)
    访问人次: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